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沿河 » 烏江文苑 » 散文
一個人的古鎮(組章)
 瀏覽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一個人的古鎮(組章)

◆陳 順



水碼頭:思念集結的驛站

 

微風,帆船,纜繩,人影呈幾何圖形散開,一如離人散亂的心緒。

一條長長的水痕委身在千年的石墩下,懶洋洋地涵蓋著歲月起伏的風霜。時間走在船舷,紅紅綠綠的日子打馬走過。誰說,過了這片水域就是抵達?

逆流而上的除了風,還有依戀;順水飄流的除了古鎮的倩影,還有經年的山石和拉長的守望。

啟航,是一聲沉悶的巨響。浪花開處,一個手勢盛開成一束憂傷的花。花朵下,一些故事在痙攣,一些情節在綿延,一些思念在追趕。

吊腳樓上跌落的幽怨,像古鎮淅瀝的雨,纏綿在屋頂,卻濕了遠方。

    佇立在橫臥千年的碼頭,到處都是曉風、殘月的影子;到處都是驚喜、憂傷的表情。

 

土石墻:歲月深處的符號

    

一堵堵石墻,是一頁頁沉重的歷史。里面藏著的是刀鋒,外面裸露的是輝煌。

彈孔,發絲,血跡混雜在一起,是無數靈魂力與力的較量,是白天黑夜對峙的言語。土匪出沒的村莊,寂靜而荒涼。

虛設的油燈高高在上,墨汁的夜遍布倉皇;

孩子的哭聲翻墻而出,撕碎了一地柔和的月光.

碼頭邊,高山上,到處是荊棘,到處是陷阱。石頭砌成的墻,高過了希望的羽翼,高過了生命的重量。

一堵墻,還原一段歷史;一截歷史,成就一段風云。

站在墻外,我看見一匹馬飛馳而過。遠處,只余塵煙。

 

青石板:通向家園的烙印

  

向上,向下,人生不過就是兩個方位。

到處都是青石,到處都是石梯。橫的、豎的,斜的,將生命的形態一一凸顯。

無數張石板,呈長方體展開,勻稱的紋理映射出古老的卦象。瘋長在街頭巷尾的酒肆,炊煙繚繞,吆喝聲一浪高過一浪。

來了,去了;去了,來了。輕盈的腳步將黎明和黃昏敲打成舒緩的音符,一如古鎮少女悠然扶風的姿勢。

沒有青苔,沒有藤蔓。光滑的石板里潛藏著人間萬象。

風,可扶搖直上;雨,可傾盆而下。

站在石梯上,我的雙腳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尷尬。

 

 

吊腳樓:纖塵不染的碧玉

 

周身是木,木頭嵌入的生命八面玲瓏,風姿綽約。

無論向東,還是向西,都暗含著天人合一的絕妙境界。山,托起你,水,洗濯你。纏綿在歲月根部的吟唱,唱出了夜晚月朗星明,唱出了清晨萬道霞光。

游弋在江心的漁火明明滅滅,繡花鞋的心跳急劇夸張。推開爬滿心事的花窗,一些情語在發胖,一些音符在飛揚。心旌起伏的浪尖,一朵朵笑靨在夕陽的肩頭漾蕩。

鎖啦響了,苞谷燒紅了,火紅的轎頂乘著歌聲的翅膀一路飛翔。上也悠悠,下也悠悠,純藍點綠的日子紛紛揚揚。

走遠的是水,帶走的是塵。在山水之間,在時間之間,你用溫婉的手指,輕輕拂去歷史的皺紋,于歲月的深處禪坐。

 

 

背夫路:歷史肩頭的硬傷

 

一雙纖細的手,顫栗地舉起封建王朝的魂。匍匐前行的姿勢,將兩個形同陌路的人生嫁接。

從清晨到中午抑或黃昏,一路環佩叮當,香汗淋漓。那淌過心扉的聲音,是昨夜翻撿的幸福,還是松油落地成傷的嬌嗔。

走過了這條路,就是抵達。

翻過了這座山,就是解脫。

在抵達與解脫的路上,陽光與陰霾,幸福與憂傷,將誰飽滿的心事撐滿,將誰暗淡的眼眸點亮?

行走在這條綴滿痛苦、傷痕的路上,永遠的匍匐是唯一的姿勢。

這條路,與女人有關抑或無關。

 

織女樓:泊在水岸的魂

  

十七歲那年,相思染紅了木樓。幾朵紅云在恬靜的古鎮上空流浪。

茶余飯后,一個故事在齒間流轉;兩個主角在隱秘中彷徨。

那個清晨,風臌著帆,水拍著岸。一雙草鞋走上甲板,身后,是一場淋漓的雨。

你說, 等他歸來;他說:一定歸來。

十七年的秘密,一點即破。小鎮,洋溢著青春的色彩。 

白天,你枯坐窗前,看潮起潮落;夜晚,你守著孤燈,縫補飽滿的心事。一枚繡花針,細小而結實。錐心蝕骨的痛像四月的蛙鳴,纏綿而憂傷。

 過盡千帆皆不是,千年的時光須臾飄逝。泛黃的欄桿上瘋長的青苔,是你無盡的相思嗎?

千年之后,為何你的雙眼仍一片溫潤?  

 

錢龔灘:一個人的城堡

 

灘已死去,名字依舊鍍滿逐浪排空的想象。

河流依舊,帆船依舊,幾千年前迷失的木筏去了何方?

我在一望無垠的沙灘等待;

我在柳絮紛飛的季節打撈;

我在重巒疊嶂的大山尋找;

故事的主角攙著我,憂傷的星月牽著我,泅渡的日子始終懸而未決,疑慮重重。

拾級而上吧,大片大片的瓦枝繁葉茂。望江樓上,一個個傳奇在拔節,一首首山歌在飛揚,一些有關愛情的河流在漲潮。

我看見了浣紗女的眺望;

我聽見了纖夫的嘶喊;

視聽之間,一朵漁火從逶迤的峽谷悠悠而來,恍然間,許多問題便有了明晰的答案。

      登臨你,一個人就足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