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沿河 » 民風民俗 » 土家服飾
土家女兒會
 瀏覽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     土家女兒會,是恩施土家族女兒在華夏大地上獨顯女性文化特征的一朵藝術奇葩。 女兒會發端于恩施市的石灰窯和大山頂。兩地分別為恩施市東、西兩個1800米的高寒山區,兩地因分別出產名貴中藥材(當歸、黨參)而成為享譽中外的藥王之鄉,同時兩地也分別孕育了奇特婚俗“女兒會”,而成為女兒會的故鄉。此俗一直承傳不嬗,迄今已近300年。石灰窯和大山頂均屬恩施市轄地,且全市多為土家族,故將人們習慣稱呼的女兒會稱為“恩施土家族女兒會”。



女兒會

   早在明末青初,中國還相當封閉,恩施市海拔1800多米的高山,紅土鄉的石灰窯、板橋鄉的大山頂更是地遠山荒,由于外來戶的入籍,該地出現了一種由青年男女自由談婚論嫁的婚俗,由于這個活動是在每年農歷7月12日,以趕集貿易、趕集途中對歌的形式來實施,整個過程是以青年女性為主來選擇談婚論嫁的對象,后來,當地老百姓便把這天稱為“土家女兒會”。這一古老的婚俗被當地的土家人一直保留到今天。

    恩施土家族“女兒會”,經歷了300年左右的發展歷程。主要包括清朝至民國時期、新中國成立至“文革”時期和八十年代至現在三個階段。“女兒會”為什么能在幾百年間生生不息,世代相傳,表明它是特定社會政治、經濟、文化條件下的產物,是與漢族及其它民族不同的民俗事象。歷數百年而不衰,表明她己成為土家族苗族地區人民社會經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節俗,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女兒會歌舞

    新中國成立后,石灰窯、大山頂和各地農村一樣,黨和政府組織農民發展生產、百廢待興。石灰窯建立了工商業聯合會,規定雙日場期不變,“女兒會”較之以往更熱鬧了。 改土歸流后,封建婚姻制度束縛著兒女婚事。鄂西大部分地區兒女婚嫁全由父母包辦,婚前男女不得見面。年輕后生,正頭臘尾,攜帶禮品,到岳父家拜年辭歲,婚前男女盼望見面心切。相傳有個后生到女家拜年,來了幾天還見不到未婚妻,臨別心生一計,故意把鞋帶扯斷,假裝到室內找針線縫鞋帶,才在閨房中見到女方一面。而在石灰窯、大山頂的青年男女就幸運得多了。 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頒布后,男女青年婚姻自由了,待字閨中的女兒,盼望娶媳婦的后生,更加希望“女兒會”給他們帶來美好的愛情和幸福的家庭。因此,“女兒會”越來越成為名符其實的“女兒會”了。五、六十年代,女兒會主要以文藝匯演和體育比賽為主要內容,同時也以集貿市場物資交流為主。到了7月12這天,各鄉村以及邊區鄉村組織的嗩吶隊、花鑼鼓隊、擺手舞隊、板凳龍隊依次上場獻藝,還有老藝人演出的被窩戲、猴把戲,有幾十號人演出的儺戲,真是應有盡有,異彩紛呈。 “文革”期間,大躍進的冒進,三年自然災害的艱辛,本來就給人們心里留下了無法彌合的創傷。加之文革“破四舊”,自然會沖擊到傳統的女兒會。然而,女兒會的思想意識畢竟深深扎根于人們心里,女兒會人們還是照趕不誤,只是形式和內容不同罷了。由于農副產品成為“資本主義尾巴”被割掉,導致物資匱乏,人們幾乎無東西可賣。但在大一統的集體供銷經濟體制下,縣鄉組織緊缺物資到女兒會鄉場上去賣。這一天,人們可以不憑票證,一戶可買到1斤酒、1斤肉或1斤糖、1條肥皂。農民們交了山貨,能搶購到這些計劃物資,也成為一大幸事。這段時間,女兒會上則以《紅燈記》、《智取威虎山》等樣榜戲中的李鐵梅、小常寶等政治藝術女性形象,代替了人們心中的女兒形象。真正的女兒會也被迫轉入“地下”。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民族政策深入人心,傳統的“女兒會”又恢復了。但其涵蓋面已不像往日那樣狹窄,而是逐步發展成為融物資交流、文藝匯演、體育比賽、旅游觀光為一體的綜合性的民族盛會了。極大地豐富了當地人民群眾的經濟、文化生活。 八十年代初,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激發了廣大農民的生產積極性,石灰窯和大山頂等高山農村擺脫了吃糧靠供應、穿衣靠救濟的局面。基礎建設日新月異,交通條件大為改善,集鎮舊貌換新顏,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逐步富裕起來的人們思索著如何把自己的傳統節日——“女兒會”恢復起來,把她辦得更好。當地政府也把“女兒會”當作促進物資交流、豐富文化生活的盛會來辦。




翩翩女兒會


    1976年,大山頂成立人民公社,公社所在地設在離響板溪3公里的堤場,響板溪女兒會也從此搬到堤場召開。1979年,紅土鄉開始恢復“文革”中斷的石灰窯女兒會,四縣邊區農民組織文娛體育代表隊,開展傳統比賽活動。主要文藝活動是吹鑼鼓、儺戲和自編自演節目,體育比賽加入了扳手勁、抵下巴勁、舉杠鈴、踢毽子,集體項目有拔河、籃球比賽。1995年,州、市政府高度重視“女兒會”,首次把“女兒會”搬進州府所在地恩施城召開。這天,恩施市民族路、航空大道人頭攢動,恩施城萬人空巷,十萬群眾同趕“女兒會”。把生長在鄉里的女兒會,搬進城里開,標志著州、市人民已把女兒會當作土家族地區人民的共同節日,女兒會已成為土家民族的象征。 2000年,隨著恩施旅游事業的興盛,市政府為了推促清江闖灘、梭布埡石林的發展,把“女兒會”又從城里搬到離城54公里的梭步埡石林風景區召開。這次盛會加入了不少土家族特色的文藝節目,伴隨千奇百怪的石林風景,土家族的婚俗表演,儺戲、耍耍、蓮香、板登龍一起登臺亮相,使省內外游客和國際友人一飽眼福,流連忘返。這無疑是一屆現代氣味很濃的“女兒會”。 2010年7月12日這天,擴建的民族廣場彩旗飄飄,歡聲雷動,一派盛大節日景象。此時的女兒會,正處于方興未艾的全盛時期。

     總之,現階段的女兒會已成為一個融節慶、文化、經貿、旅游于一體的綜合性民族盛會了。其主辦者、參與者、空間、形式、內容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從活動空間看,女兒會經歷了由發源地(石灰窯、大山頂)到州城(恩施市),又由城到旅游景區(梭步埡石林風景區、龍麟宮),再從景區到城(恩施市)的空間轉換過程;從主辦者的角色轉換看,女兒會已由民間自發組織,到區、鄉政府主辦,再到州、市政府主辦了;從參與者來看,女兒會由原始的薛家姐妹、鄉民、生意人發展到各界人士參加的綜合體,他們中有普通市民、商界老板、政府官員、文藝體育人士、研究工作者,有黃皮膚、白皮膚、黑皮膚,世界各地的朋友慕名而來,一賞東方的情人節——女兒會。從內容來看,女兒會己由單純的以物資交流為媒尋找意中人發展到文藝表演、體育競技、旅游觀光、招商引資、促進經濟發展的多功能集會了。從形式上看,女兒們不再穿著“三疊水”、繡花鞋、背著篾背簍趕鄉間女兒會,而是穿著時髦衣裙和高跟皮鞋,手拎小巧精致的坤包,胸掛款式新穎的手機來趕女兒會了,她們不再把女兒會當作尋找意中人的場所,而是來品味昔日女兒會的文化函義,觀看熱鬧場景來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